水樱

懒癌晚期已停药【。
盗墓瓶受主邪瓶客瓶黑瓶;全职叶受偏周叶喻叶黄叶;
岚少my小天使;

【全职】荣耀美术馆·两个世界⑩

※Ib恐怖美术馆paro

※CP:all叶,主周叶&黄叶

※年龄操作

※伞哥隐藏BOSS梅阿丽,病娇属性【←喂

 

——————————————————————

 

 

 

“……你见过【我】?”男子停下脚步,歪着头打量着周泽楷。

 

“没有。但是……查过一些资料。”周泽楷努力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如果他的猜测没有错,那么眼前这个人比之前想象的还要危险许多。

 

他悄悄把手伸进裤口袋里,那里放着防身用的美工刀。

 

“我就说嘛,五年前的你肯定还是个啥都不懂的小屁孩。”男子耸耸肩,他走近《最后的舞台》,在那张黑色的大床边坐下。

 

“周泽楷你和这家伙打什么哑谜呢?我跟你说我管你到底是《秋木苏》还是什么其他东西,你把我们困在这里是想干嘛?你又对叶修做了什么?!”

 

黄少天听的一头雾水,早就把学校发的宣传册当废纸扔垃圾箱里的他自然不明白《秋木苏》到底是什么画,但他本能的察觉到不对劲。

 

“这么着急可以吗?现在你们才是弱势的一方啊。”男子轻轻折下一朵白色玫瑰,而在离开藤蔓的瞬间,那美丽的花朵却立刻凋零了。“……不过我改变主意了,在撕破脸之前,先和你们聊聊吧。”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秋木苏》,在五年前毁于一场人为造成的小规模火灾,现在他们都叫【我】——《君莫笑》。”

 

“……人为?”周泽楷皱眉,他记得之前查到的报导说明了只是一场因为游客在馆内吸烟导致的意外火灾。

 

“没错。其实我也很意外呢,没想到那孩子五年之后竟然能恢复记忆。”

秋木苏,或者说君莫笑,在提及险些让他焚毁的那场人为灾祸时,竟然表现的十分淡然。他漫不经心的捻起方才飘落在他裤子上的白色花瓣,用指腹轻轻揉捏,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既像是嘲弄,又像是怜悯。

“如果他没想起来的话,不就会舒坦很多?你们看,就算他烧毁了《秋木苏》,【我】也依然能以另一种方式在荣耀的世界中存在。倒是他自己,一有空闲时间就反反复复在展览馆中四处奔波,但再也见不到他的哥哥。”

“等等等等!”听到这里,黄少天连忙插嘴。

他突然想到了之前还在现实世界中参观时,差点撞到自己的那个人——那个仿佛在寻找什么,长相和叶修极为相似的成年人。

“难道那是叶修的弟弟?那么……那么……”

“我想你猜的没错。”君莫笑抬起脸,冲他们一笑。“叶修原本属于你们那个世界,但在十年前他留在了这里。”


“原来如此……”周泽楷喃喃自语。他早就觉得与荣耀世界中的其他人物相比,叶修总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这儿的角色或惧怕,或彻底臣服于他,比起生活在这个世界的居民,叶修更像一个上位者,不仅熟知这个世界的规则,更懂得创造和利用它们。

他就像是站在了创造者的上帝角度纵观全局,对这个世界的一切了如指掌。但如果他从一开始就是以观测者的身份来游览这个世界的话,那么一切都能说通。

 

“不对!”黄少天想了想,突然开口反驳。

“虽然这个世界是很有趣,但毕竟只存在于幻想中。叶修还有家人,还有朋友,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的在这里呆上十年?我看事情才没你说的那么简单,你肯定还有事瞒着我们!”

“…………你这孩子,虽然对画展兴趣不大,但意外的却很敏锐嘛。”

君莫笑顿了顿,忽而勾起嘴角,眼神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我们生活在荣耀世界中的【人】,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真正的人类。”他顿了顿,却从另一个看上去似乎没有关联的角度回答。“……所以,如果想变成人类出去,就必须通过【交换】。”

“我们早已熟知这里的规则,甚至在荣耀大陆上已被封神。但沐橙,就是《沐雨橙风》……”君莫笑一边说着,一边偏过头示意他们朝右边空荡荡的墙壁看去。“……十分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所以当叶修他们要回去的时候,她可怜兮兮的提出请求,想和叶修交换一天。”

 

“!!!”周泽楷猛地转过脸,难以置信的瞪着对方。

“怎么能这样?!这是想翻脸不认账吗?!明明只说换一天为什么都十年了还……”黄少天立马跳了起来,忿忿不平的抱怨。

 

“沐橙虽然偶尔有些淘气,但她是个诚实的好姑娘。”君莫笑提高了音量,打断了黄少天喋喋不休的碎碎念。“如果她还记得,肯定早就换回来了。”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难道说即使是你们,出去后也不会记得在这里发生过什么事吗?”黄少天嘴上说的飞快,心下却警铃大作。

 

眼前的人明显来者不善,虽然此时此刻他正心平气和的坐在一旁与你聊天——聊的还是如此令人提心吊胆的话题——但谁知道他下一秒会不会立马翻脸杀过来?

 

叶修给他的打火机就装在口袋里,但这东西真的管用吗?即使对方的原身只是一张肖像画,但好歹有着成年男性的力量,黄少天真怀疑这玩意到底能起到几分威慑作用。

 

“所以,你想拿我们做交换。自己带着叶修出去?”然而接话的却是周泽楷,他抿着唇,漆黑的双眼死死盯着君莫笑。

 

卧槽!黄少天心里大骂。

 

都这时候了周泽楷这家伙为啥还打直球?多说说垃圾话吸引敌方注意力然后一个绕背烧了那家伙的本体不是更好吗?这下可好,彻底撕破脸的话他们两个小学生要想正面对抗一个成年男性难度起码翻一番。

 

“…………我原本是这样想的,但他不同意我这么做。”

 

沉默了良久,君莫笑轻轻叹了口气。“就算他出去后会失去这些记忆,但他迟早有天也会想起来,就像他弟弟那样。”

 

他垂下头,凝望着沉睡中的少年。

 

十年前遇到叶修时,他才觉得内心的空缺渐渐被满溢的快乐填满。为此,他私心瞒下了隐藏在【交换】背后的残酷真相,放任沐雨橙风提出了那样天真的请求。

 

他知道叶修在这十年里非常想念自己的家人,但即使如此,叶修也并没有因为沐雨橙风的“违约”怨恨过什么,反倒随遇而安的陪他在荣耀中度过了十年。用本人的话来说,都已经发展成这样了,再发牢骚也没用,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吧。

 

叶修越是宽容,他就越为自己的隐瞒感到内疚,但正因为如此,他更不愿将一切坦白。叶修是照亮他世界的唯一一缕光,无论如何,他也不能失去。

 

咔哒——

 

在《君莫笑》和《沐雨橙风》之间,又一扇黑色的门凭空出现了,君莫笑摆摆手,看也不看神经依然紧绷着的两个小毛孩。

 

“你们走吧,在我反悔之前。”

 

“记住,不管看见什么,也不要回头。”

 

 

————————

我觉得完结后不开个伞哥番外大概还是说不清自己这迷の设定了【。

忍住了没让伞哥太黑,虽然看上去也病娇的不轻_(:з」∠)_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