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樱

懒癌晚期已停药【。
盗墓瓶受主邪瓶客瓶黑瓶;全职叶受偏周叶喻叶黄叶;
岚少my小天使;

【全职】荣耀美术馆·两个世界⑨

※本篇主周叶+黄叶

※年龄操作

※伞哥病娇属性,隐藏BOSS梅阿丽



——————————


 

 

 

 

 

走廊尽头的房间虚掩着,里面隐隐约约透出一阵阵阴冷的风。

 

本想推门的周泽楷不禁打了个寒颤,他停了手,再次回头望去——叶修依然维持着那个姿势靠在墙角,一动不动,已经彻底陷入了深眠。

 

 

他和黄少天在离开之前确认过,虽然叶修脸色略显苍白,体温较常人相比偏低,但仍然属于正常范围内,而且他的呼吸与之前相比也要平缓许多——似乎就只是如他本人所说,仅仅只需要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可周泽楷却还是不放心,他总感觉,如果他们就这么离开,之后就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

 

 

“……喂,周泽楷。你说……我们就这样把叶修丢下,是不是不太好啊?”黄少天显然有着相同的心思,他皱着眉,脸上是难得的犹豫。

 

“但……叶修说他……进不了这个房间。”周泽楷也拿不定主意。

 

虽然他很想帮忙,但他们所能做到的事实在有限,更何况他们并不了解这个世界的规则,擅自行动的话搞不好还会添乱。

 

“那我们干脆这样吧……”黄少天努力思索了一会,然后眼睛一亮,兴致勃勃的提议。

 

“我们先进去看看出口在什么位置,然后再一起想办法把叶修送回去!反正记住路线就好了嘛!如果遇到什么奇奇怪怪的画像就直接跑,反正在这里他们也用不了什么技能。”

 

“嗯。”周泽楷想了想,答应了下来。

 

目前他们也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虽然承诺过不会对他们出手的忧郁小猫猫大概暂时还脱不了身,但这里应该也还会有其他画像看在叶修的份上愿意帮忙。

 

下定决心后,两人咬咬牙,一起推开了那扇厚重的门。

 

 

 

 

 

 

漆黑的房间。

 

无论脚下的地板、四面的墙壁、亦或是头顶的天花板,全是深沉的黑色。这里就如同一个密封的巨大铁盒,隔绝了外界所有的光明与温度。

 

“天哪?那是什么?!”一进这个房间,黄少天就被摆放在正中央的艺术品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一张用黑色透明的不明材质制成的华美大床,床上摆放着大量娇艳绽放的纯白色玫瑰花,美丽的花朵们静静簇拥在安眠的人身旁,整个画面就像一场盛大而又庄严的葬礼。

 

周泽楷看了看题在基座上的名称。

 

《最后的舞台》。

 

人生的舞台吗?这种悲观黑色的基调,难道也是基于荣耀世界观上的衍生作品吗?为什么会是这种题材?

 

 

“叶、叶修?!”

 

“!?”

 

听见这个名字,周泽楷猛的抬起头。只见原本在他身边的黄少天不知何时已经凑上前,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床上的人,满脸的难以置信。

 

“为什么……刚刚明明还……”周泽楷连忙跑上前。但是那双手交叠在胸前,安然在舞台上沉眠的人,不正是叶修本人?

 

周泽楷颤抖的伸出手,先轻轻碰了碰他的脸颊,然后又试了试鼻息。叶修的皮肤已然光滑柔软,但已没了生命的温度。

 

“没有……呼吸……”

 

“不可能!这不可能是叶修!我们刚刚确认过了的!他明明还好端端的坐在外面睡大觉!”黄少天恶狠狠的打开周泽楷的手,怒气冲冲的大声反驳。

 

——是啊,这怎么可能呢?刚刚还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这个阴冷的房间里。

 

“可是……”

 

被对方打到的手背已经变得通红,但周泽楷仿佛完全感受不到痛楚,只是呆呆的望着沉睡在玫瑰花丛中的人。他的大脑此时一片空白,脑海似乎飞快闪现了各种念头,但最后都模糊一片,纷纷变成了刺耳的忙音。

 

“我们出去看看!这应该只是……只是非常逼真的人体模型而已!叶修肯定还在外面睡觉!走!我们这就把他送回去!”黄少天甩甩头,不让自己被突入而至的负面情绪所击溃,他粗鲁的将愣神中的周泽楷一把扯过来,这就要走出门。

 

 

 

“小朋友,这不是什么人体模型啊。自欺欺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先前听到过的那个声音再度突兀的从背后响起,黄少天和周泽楷的动作一僵,然后不约而同的朝门口狂奔而去。

 

咔哒——

 

原本虚掩着的门却在此时自动锁死了,意识到他们已经无路可逃,黄少天泄愤般踢了那扇门一脚,转过身来。

 

“你这阴魂不散的家伙,到底想干嘛?另外你说我们自欺欺人是什么意思?你对叶修做了什么?!”黄少天瞪着出现在左边墙上空白画框中的青年,恶狠狠的样子看上去有些像发怒的小豹子。

 

“与其担心阿修,不如担心你们自己比较好吧?黄少天小朋友。”青年轻巧的从画框中跳下,冲他们微微一笑,笑容温和但却给人危险的感觉。

 

 

黄少天和周泽楷不由退后几步,直到这时他们这才注意到,这个房间内除了正中央的《最后的舞台》之外,左右两边还各挂着一幅画。

 

其中一幅是《君莫笑》,青年就是从那张画中跳出来的。

 

而另外一幅画像却彻底不见踪影,只在空荡荡的墙上留下了《沐雨橙风》的标题。

 

 

“……想起来了,你是……秋木苏。”

 

沉默了许久的周泽楷突然开口,他凝望着青年微笑的脸,却说出一个陌生的名字。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