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樱

懒癌晚期已停药【。
盗墓瓶受主邪瓶客瓶黑瓶;全职叶受偏周叶喻叶黄叶;
岚少my小天使;

【全职】荣耀美术馆·两个世界⑧

※本篇主周叶+黄叶

※年龄操作

※伞哥病娇属性,隐藏BOSS梅阿丽


我感觉我越来越意识流了,也不知道菇凉们能不能看懂我想表达什么_(:з」∠)_

以及为何我家叶神对着伞哥格外嘲讽【不

再以及为啥我一想狗的名字第一反应就是驴蛋蛋!三苏你要负责!

 

————————————

 

 

“怎么会?!”

 

“小猫姐姐你说什么?!!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快到极限了?!”

 

忧郁小猫猫话音刚落,听着一头雾水的两人同时开口,两双明亮的大眼睛急切的盯着她,眼巴巴的等着她的回答。

 

“咳,我之前不是说过吗?‘灰色地带’内的画作都是基于荣耀世界观上创作的衍生画作,虽然哥能自由穿行这个世界的大部分领域……但严格来说,出现在这里是违规的。”见小朋友们如此担心,叶修有些不自在的咳了两声,主动解释。

 

“不要勉强。”周泽楷皱眉。

 

“你怎么不早说啊?要不要紧?现在很难受吗?干脆我们现在掉头走好了反正肯定还有其他出口的!”黄少天飞快的冒出一大串话,他原本就不喜欢这个压抑的地方,现在更是想换一条路了。

 

“说得轻巧。”忧郁小猫猫嘟着嘴,有些不满的插话。“在这里我们都只是拥有实体的画作,换作荣耀世界的话,能使用力量,又想抢夺【玫瑰】的人可多得是!毕竟拥有的精神力越高,我们才会越像正常的生命体啊。”

 

“…………”闻言,三人默默看向忧郁小猫猫,总觉得这句话的立场有点微妙啊。

 

“咳咳,当然。既然我都说了不会做什么,就肯定不会对你们出手。主人,主人你要相信我啦!”反应稍慢半拍的守护天使这才发现自己的措辞不太妥当,立马拉着叶修的手重新担保。

 

“……小猫说的没错。在安全区里没人能感受到【玫瑰】的气息,但其他地方就完全不一样了。而让你们自己创建‘账号’的风险似乎更大,所以干脆就走这条路了。”

 

叶修叹了口气,他无奈的移回视线,顺着守护天使的话继续说道。虽然“灰色地带”也不是那么的安全,但相比起其他路线来说,将他们平安送回原来世界的几率确实要高的多。

 

两个小朋友面面相觑,一时竟找不到什么话来回应。

 

“为什么……会有风险?”片刻之后,却是一贯沉默的周泽楷开了口。虽然他明白自己和黄少天年龄不大,不够成熟的他们或许帮不上什么忙,但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周泽楷还是想尽量替叶修分担一些压力。

 

“这个……怎么说才好呢?因为有前车之鉴?”叶修看起来却有些犹豫,似乎还在斟酌要不要将事实全盘相告。

 

“这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嘛?叶修你真是太不够意思了!”见他这样,黄少天皱着眉,不太高兴的抱怨。“再说你看起来也没大我们多少啊,可别把我们当做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也不要低估了我们的承受能力!”

 

“啧,哥这不是正担心残酷的事实会摧残到祖国花朵的三观吗。毕竟——”

 

“——毕竟馆内还有我这种危险份子啊。”

 

 

略显熟悉的声音突兀的插入了话题。

 

周泽楷抬头,惊讶的看见之前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古怪青年背着那把巨大的银伞,慢悠悠的踱着步子走近。

 

“小朋友,我们又见面了。”一身非主流搭配的青年冲周泽楷微微一笑,然后将目光移到叶修身上。他的眼神温柔而且专注,但不知为何,叶修反倒显得僵硬起来。

 

“你……你怎么醒来了?”叶修绷紧了神经,他飞快的朝忧郁小猫猫使了个眼色,然后不动声色的握住了周泽楷和黄少天的手。

 

“……真是,你这什么问题?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啊?其实我早……”

 

呯——

 

玻璃碎裂的声音纷纷响起,原本安静待在画框里的肖像画们纷纷动了起来,她们大多都是半身像,没有双腿的她们只能拖着画框在地上爬行,一时间馆内的场景就如同恐怖片中的画面一般,看上去十分骇人。

 

这些只有上半身能够活动的女子和忧郁小猫猫一起,迅速拦在了青年和叶修之间。

 

“……阿修,非要这样吗?”面对这么大排场的欢迎阵势,那青年却显得相当淡定自若,他朝叶修微微一笑,似乎只是在讨论“今晚到底吃什么”的日常琐事。

 

“这是原则问题。小猫,这里拜托你了。”叶修眼神坚定,他一边将周泽楷和黄少天护在身后,一边慢慢拉开与青年之间的距离。

 

“主人,你们快走!我们会尽可能的拖延时间!”忧郁小猫猫大声喊道。

 

听到三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忧郁小猫猫暗自吐了口气,她凝聚心神,小心翼翼的盯紧了对方的行动。

 

而对面的男子依然笑得云淡风轻,可他越是放松,守护天使感受到的压力反而越大。即使在灰色地带内,大多数技能都不能使用,但眼前这个人的特殊性,却使他无法被常规约束。

 

忧郁小猫猫咬紧下唇,为了主人的意愿,她必须尽可能的争取更多时间。

 

 


带着周泽楷和黄少天迅速离开那个房间之后,叶修却是半点也没松懈,他在墙上打开了一扇隐蔽的侧门,沿着长长的台阶一路向下,进入了最后的领域。


这个领域是压抑深沉的黑色。

 

当他们踏入这片区域时,那扰人心绪的钟摆声与其他杂音在刹那间一起消失了,一时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与心跳声。

 

宽敞的过道内空荡荡的,竟一副画也没有。但每隔一段距离,漆黑的墙面上就会浮现出用橙黄色墨水写下的文字。

 

『好玩吗?』

 

『你真的要送走他们吗?』

 

『阿修,我想让你开心。』

 

『你不能再往前走了。』

 


一行行意味不明的文字接二连三的出现,还没等两个小朋友琢磨出个所以然来,就见叶修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叶修你怎么样了?你不用勉强自己的,那家伙……那家伙我们自己也可以应付!”黄少天连忙扶着叶修让他靠墙边坐下,见对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他也开始害怕起来。

“要不要,再休息一会?”周泽楷心里也揪的难受,他从背包里翻出纸巾,轻轻擦去叶修额上渗出的冷汗。

 

“我大概……真的没办法再往前走了。”叶修望着走廊尽头那扇门,他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说道。“那已经是最后一个房间了,趁那家伙还没追上来,快走吧。”

 

“那你呢?”

 

“就是说啊!我们走了你怎么办?你看上去身体状况超差的啊,这里有没有类似于【永远的恩惠】的东西啊?我们马上带你过去!”

 

“我只是需要休息一会,你们先走吧。”叶修没精打采的回答,他显得更加疲惫了,似乎下一秒就要睡着。

 

“真的假的?叶修你最好不要糊弄我们!你这样,我们就算回去了也不会安心的!”黄少天显然不太相信,他瞪着眼,质疑道。

 

“就是。”周泽楷附和着,一脸严肃的点点头。

 

“都闭嘴,我家守护天使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时间不是来给你们这么浪费的。”叶修抬起脸,有气无力的制止了小朋友们的念叨。“……那家伙不会对我做什么。倒是你们,不想被替换掉的话,就最好快点从这里出去。”

 

 

“啧啧,好端端的送别,咋就被你整出了生离死别的意境。”意识朦胧间,有人停下脚步,特地蹲在他旁边冲他笑。

 

——闭嘴,还不都是你害的。

 

“好好好,我的错。不过你也真是,明明想回去,但每次都要和我作对。”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自己无意识的反驳,那人颇有几分无奈的回答。

 

——呵呵,因为哥是个有原则有底限的人,和你这节操被驴蛋蛋吃了的家伙不一样。

 

“但这是唯一的办法啊。如果你不愿意,那就只能永远留下来陪我了。”那人将他搂在怀里,轻轻笑道。

 

——没事别动手动脚的,信不信等下竞技场教你重新做人。

 

“好啊,不过等会再说吧,去晚了那两个可爱的小朋友就要回去了。”

 

——喂,别乱来。

 

“没关系的,反正出去后,大家什么都不会记得。”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