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樱

懒癌晚期已停药【。
盗墓瓶受主邪瓶客瓶黑瓶;全职叶受偏周叶喻叶黄叶;
岚少my小天使;

【全职】荣耀美术馆·两个世界⑥

※本篇主周叶+黄叶

※年龄操作

※伞哥病娇属性,隐藏BOSS梅阿丽


————————————————————


 

 

让玫瑰再度盛开之后,叶修却带着他们又回到了之前的酒吧。

 

“之前拦着我们这些天真无邪的未成年儿童不让进,这次却改变主意想引导祖国的花朵犯罪吗?!叶修我跟你说,你这样是不对的知道吗?!!”一见又是这里,对酒吧没啥好印象的黄少天立马嚷嚷起来。

 

“叶修,这样不好。”周泽楷也皱着眉。老师和家长都说这种地方往往充斥着酒精、色情与暴力,无论如何,他也不想让自己暗恋的人和这些东西扯上关系。

 

“……都瞎想些什么呢?我会是那种人吗?”见他们反应如此激烈,叶修有些无语。他在酒吧大门前停下,然后冲着正嘟着嘴闹别扭的两个小朋友眨眨眼。“看好了哦。”

 

叶修抬起手,轻轻在木门上叩了一下,然后顿了顿,又敲了两下。当有节奏感的敲击重复了三遍之后,木门上突然出现了一幅风景画。整副画是沉闷的暗色调,一座灰色的古城池在雨雾中若隐若现,显得阴森森的,有几分骇人。

 

画的正下方是一个输入框,白色的光标一闪一闪的,颇有耐心的等候着。

 

“…………这、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我们给这幅画命名吗?但这不是美术馆里的画作之一吗?如果我们随意命名的话会不会触发什么不太好的FLAG然后一条大路直奔BE啊?”黄少天目瞪口呆的看着木门上浮现的画作,半响才开口。

 

“……这又不是什么解密逃生RPG小游戏。少天你脑洞这么大,你家里人知道吗?”叶修有些无奈的看着他,“还是说,其实你见过输错密码就爆炸的银行卡?”

 

“滚滚滚!我这是小心谨慎你懂吗?!”黄少天立马反驳。

 

“……罪恶之城。”一直抬头注视那幅画的周泽楷突然开口,然后他望向叶修,黑漆漆的眼睛里满是期待。“输入名称?”


“思路正确。小周不错啊,看样子做足了功课嘛。”叶修赞许道,抬手把【罪恶之城】四个字输了进去,完全没发现电光火石间两个小鬼已完成了一场眼神的交战。

 

——周泽楷你几个意思?这是想嘲讽我还是嘲讽我还是嘲讽我?

 

刚被叶修吐槽,周泽楷就来了这么一出,这不摆明着是在挑衅吗?趁着叶修不注意,黄少天立马恶狠狠的瞪了过去。

 

——呵。

 

不料周泽楷只是淡淡移开了目光,觉得自己一拳打在棉花上的黄少天气闷不已,飞快的比了个中指以示愤怒。

 

就在这时,叶修已经输入完毕。他推开那扇木门,门内的景象已不再是灯光昏暗,喧闹嘈杂的酒吧,而是一条幽暗的走廊。

 

“好了,进去吧。”说完,叶修率先穿过了那扇门,丝毫没有面对另一个阴暗未知空间的压力,看样子已经习以为常了。

 

周泽楷与黄少天面面相觑,稍稍迟疑了片刻之后,纷纷加快步伐跟上了叶修。

 

 

“……这地方好像就是美术馆啊,我们终于回来了吗?”

 

终于走过那条幽暗深邃的走廊,黄少天暗自松了口气。他并不是惧怕黑暗的胆小鬼,但刚刚那走廊内的气氛过于压抑,使他不由自主的绷紧了神经,直到现在才放松下来。

 

他环顾四周,发现他们正处于一个浅蓝色格调的房间里,房间内空荡荡的,只有四面墙上挂着些大大小小的画作。

 

“没有。没见过。”

 

回答的却是周泽楷。他的脸色不太好,似乎也是刚刚从那无形的压抑中解放出来。周泽楷缓缓环顾四周,最后把目光移到正前方那张人物画上。

 

那是一张同真人等比例大小的画作,画中的男人撑着一把似曾相识的银色大伞,只留给观众们一个背影。

 

“没见过这些画?很正常啊,因为这些都是基于荣耀的世界观上创作出来的衍生画作,并不是GM的作品。”叶修勾起嘴角,解释道。“这里是荣耀世界和现实之间的灰色地带,虽然不见得安全到哪里去,但总比让你们这两个不能升级的小脆皮在荣耀世界里乱窜要好的多。”

 

“没意思。既然这地方和玄幻网游背景类似,那难道我们不能自己选个职业创建个ID吗?”被说成小脆皮的黄少天不太开心,闷闷不乐的问。“就像你的一叶之秋那样。”

 

“可以啊。但代价太过惨重,我觉得还是不告诉你们比较好。”叶修坦然回答,毫不留情的破坏了黄少天小朋友的期望。

 

“叶修叶修你怎么能这样?!我告诉你我要创建一个天下第一的剑客!看那个一叶之秋还敢不敢再欺负我!”

 

由于对方语气过于轻佻,黄少天完全没把这当做警告,反而气得哇哇大叫。他揪着叶修的衣角不放,显然对之前的捏脸之仇怀恨在心。

 

“好好好,剑圣大大别闹行吗?都走主线任务啊。小周注意跟上,万一被神出鬼没的怪阿姨扯掉几片花瓣可不是闹着玩的。”叶修完全无视了黄少天小朋友的抗议,他朝周泽楷招呼道,然后半拉半拽的拖着黄少天走向角落的灰色小门。

 

“嗯。”周泽楷终于移开目光,一路小跑跟上前方的两人。

 

 

等三人离开这个房间,画中的男子收起银伞,缓缓转过身来。

 

那俊秀的面容,那标新立异的非主流混搭风格,毫无疑问,他就是之前和周泽楷说话的那个陌生男人。

 

他轻轻松松的从画框中跳出,哼着自编的小曲,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

有点卡文了啧

其实我在犹豫,到底是把伞哥设定成彻头彻尾的病娇呢?还是偶尔病娇的好心人呢?【还不都是病娇吗喂!!

以及我不是想说小周比烦烦心细,只是小周这篇的爱好是美术,烦烦就偏向室外活动一些啦,所以小周了解的资料会比烦烦多一些而已

我觉得这篇的隐设定其实有点多啊……如果有妹子看不明白可以问我,只要不涉及剧透我会尽力解释的_(:з」∠)_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