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樱

懒癌晚期已停药【。
盗墓瓶受主邪瓶客瓶黑瓶;全职叶受偏周叶喻叶黄叶;
岚少my小天使;

【重发】荣耀美术馆·某张绘画的末路(一发完结)

荣耀美术馆·某张绘画的末路

 

————————————————

 

※原创人物出没;

 

※LO主不懂心理咨询,仅仅只是在瞎BB,求考据党温柔的对待LO主;

 

※叶秋弟弟支线,算是设定补完。

 

※CP:all叶,本篇主双叶年下;

 

※叶秋黑化注意;

 

————————————————

 

诊室内,林慕清百般无聊的瘫坐在软椅上,放任自己瘫成一滩软泥。

 

越是临近年三十,医院内的病人越少,一天下来他一共就看了三个病人,还都只是来找他开些抗抑郁类药物的处方,所以他这一整天都无所事事。

 

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了五点一刻,距离下班时间还有十五分钟。换作往年,他多半早就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享受七天年假了,但偏偏今天不行。

 

说好的四点半到呢?!眼看都马上要下班了好吗?!我还要赶七点四十五的火车回老家过年好吗算我拜托了叶大少爷你不要坑我!

 

林慕清心中正为被病人放鸽子而悲愤不已,就听有人叩叩敲了两声,诊室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抱歉,林医生,我来晚了。”叶秋穿着身价格不菲的休闲服站在门口,彬彬有礼的朝林慕清打了声招呼,随后他掩上门,在林慕清面前站定。“但我想,今天大概不会耽误林医生多长时间。”

 

“……你的意思是?”从叶秋推开门的那一瞬间,作为一个心理医生,林慕清就敏锐的感觉到了眼前这个老病号的异常。

 

叶秋的言行举止虽然与往日相比并无差别,依然是风度翩翩的贵族大少爷,但他的情绪并不像表面上的那般镇定。他的黑眼圈较深,眼白中相互交织的血丝也清晰可见,但此刻他眼中的光芒却亮的可怕。

 

“……因为我今天是来向林医生道别的。我现在已经能够确认,究竟哪段记忆才是‘真正的事实’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叶秋的记忆开始与现实脱节。

 

印象中,他似乎从小学开始就一直在和【某人】争年级第一的位置,却每次以分毫之差不幸落败——但当他初中毕业的时候,叶秋却在班主任的评语上看见了“初中三年连续六次年级第一”的极高评价。

 

印象中,【他】还经常会用家里那架钢琴,以令人发指的超高速弹奏《野蜂飞舞》和《悲怆》,惹得自己抗议之后,【那人】才会笑嘻嘻的收手,完全没有反省的意思——可他却偶尔听见母亲抱怨,说家里除了她之外没人弹钢琴,白浪费了家里这架Bosendorfer。

 

印象中,【他】总是能轻描淡写的用三言两语就将自己气的直跳脚,但当他与他人发生争执时,会毫不犹豫的为自己辩护。

 

印象中————

 

印象中——

 

……

 

可叶秋没有亲兄弟,家中除了父母之外,只有一个在他十五岁那年领养的义妹,名叫苏沐橙。

 

 

林慕清觉得叶家的大少爷实在不像是一位臆想症患者。

 

倒不是因为对方那典型的出自良好世家的特质,在B市医院工作了四五年,社会上各个层次的病患他都接触过。

 

即使家世再好,生活条件再优渥,也可能会产生种种心理上的障碍。

 

只是叶秋第一次来做心理咨询的时候,虽然表现的有些迷茫,但却是这次谈话中占据主导方向的一方。

 

“林医生,坦白来说,我需要一个倾听的观众。”当时叶秋这么说道,他看上去比较疲惫,但依然固执己见。“或许我确实有臆想症,而且程度不清。但……比起抹消这些充斥在我脑海里的片段,我更倾向于把它们当做一个平行世界的故事,并叙述出来。”

 

面对这种顽固不化的病号,林慕清只觉得无奈。

 

但与其让叶大少爷将这些“记忆”闷在心里直到憋出病来,他只能选择当一个尽职的树洞,静静倾听,并为对方保密。

 

“好吧。那……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叶秋淡淡回答,他顿了顿,然后说道。“……我一直觉得,我有个双胞胎哥哥。”

 

 

叶秋不喜欢苏沐橙。

即使他的这位义妹不仅长相甜美可人,性格也温顺友好,可毫无来由的,他就是无法对自己的这个义妹产生任何亲切的情绪。 

 

知道叶秋私底下这点小情绪的死党曾经笑话过他,说他即使已经过了中二期,精神上也还没断奶,所以生怕那如花似玉的小妹夺走了父母双亲的宠爱。


当时叶秋对友人的吐槽只是笑而不语,那死党当叶秋默认了,只是不好意思亲口承认,还好好取笑了叶秋一顿。

 

只是,他完全没料到叶秋当时的沉默竟会是截然不同的意思。

 

叶秋不喜欢苏沐橙。

 

叶秋当然不会喜欢苏沐橙。他固执的爱着记忆片段里的双胞胎哥哥,对于“顶替”哥哥的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感。

 

哪怕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叶修】的存在。

 

 

林慕清实在不知道该拿叶秋怎么办才好。

从叶秋的叙述来看,他的臆想症显然严重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程度——他不仅冥顽不化的认为自己有个双胞胎哥哥,还痴狂的爱慕着那个臆想中的存在。


“我说,叶大少爷。”在与叶秋接触过几次后,林慕清试探性的问道。“……你的家人,或是朋友中,有人知道【叶修】的事吗?”

 

“没有。”

 

“那,你为什么……”

 

“我做不到!”然而没等林慕清把话说完,叶秋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警觉起来,斩钉截铁的打断了他。

 

“……”

 

“……抱歉,我知道林医生是为我着想。”意识到自己的行为非常失礼,叶秋深吸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我无法把【他】当做我的幻想。”

 

“……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快被这些错乱的片段给逼疯了,明明除我之外没人知道【他】,可这些记忆却偏偏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实。”

 

“我甚至会怀疑这一切是不是一个巨大的骗局,就好像《楚门的世界》那样,我会开始怀疑我的父母、朋友、同学都在欺骗我,他们把我的哥哥带去了我无法触及的地方,让我无法再见到他。”

 

“我想你需要冷静一会,这种想法未免也太荒谬了。”林慕清皱眉,“这是现实,并不是什么小说或者科幻片。”

 

“所以我没有其他选择,我必须找个人分享我的这些念头,否则我大概早晚会被不断涌进脑海里的,与现实拼接不上的记忆片段给逼疯。”

 

“……可我必须提醒你,你现在的状况也非常危险。这样下去的话,你的症状会变得更加严重,迟早有天会崩坏的。”

 

“我原本也是这样想的,我甚至已经在考虑承认那些只是我的臆想,并接受你的治疗了。”听了这话,叶秋露出一个极其古怪的笑容,继续说道。“但林医生,你知道我前几天整理书柜时发现了什么吗?”

 

“尽管我目前并没有这段记忆,但看得出,当时我很珍惜这件礼物。我把它锁进了一个精致小巧的锦盒里,放在书柜最高层的抽屉。”

 

叶秋一边说,一边从贴身的口袋里摸出一张卡片,平平整整的放在桌上。

那是一张手工制作的生日贺卡,约成人女性的巴掌大小,作者画工极其精致,可惜上面的字却写的歪歪扭扭。

【笨蛋弟弟,祝十五岁生日快乐!——叶修】

 

 


漆黑的房间。

 

无论脚下的地板、四面的墙壁、亦或是头顶的天花板,全是深沉的黑色。尽管知道只是梦,但叶秋依然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就仿佛他被一个巨大的盒子吞噬了一般。

 

忽然间,房间的正中央凭空出现了一张床。那张床是由黑色透明的晶体堆砌打磨而成,线条光滑匀称,整体上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沉重感,与其说是家具,到不如说是摆设在艺术展览馆内的顶级的工艺品。

 

——艺术展览馆?

 

叶秋脑中瞬间有什么一闪而过,但那个念头如同手掌中的流沙,不管他怎么努力回想也无法将其抓住。

 

等叶秋回过神,再次看向那张床时,却发现那上面还躺着一个人。那人安详的在犹如艺术品一般的大床上沉睡,纯白色的玫瑰簇拥在他的身旁,纷纷绽开了美丽的花朵。

 

【最后的舞台】。

 

这是最后出现的五个龙飞凤舞的汉字,仿佛虚空中有只无形的手,用金色的墨水将标题题在了那张床的基座上。

 

「喜欢、不喜欢、喜欢……」①

 

叶秋呆呆凝望着花丛中的人,渐渐的,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全身颤抖起来。

 

在玫瑰花丛中沉眠的那人有着和他相同的面容,虽然神色平静,但他的双眼却是紧闭的,虽然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般,但叶秋知道,他大概再也不会醒来了。

 

「只换一天?这种承诺,有谁会记住呢?」②

 

 

“‘真正的事实’指的是……?”

 

林慕清微微调整了身体的姿势,有些警惕的开口。叶秋此时的情绪极不稳定,使他不由得绷紧了神经,提防对方突然出手攻击。

 

“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叶秋将林慕清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也不在意。“林医生,不管你怎么想,我都要谢谢你这两年来的帮助。回头我会把治疗费打在你的账号上,祝新年快乐。”

 

“等等!”眼看叶秋说完就要离开,林慕清连忙叫住他。“不管你发现的事实是什么,请优先考虑自己必须承担的责任!”

 

“林医生,你在瞎想些什么呢?”叶秋轻轻一笑,不动声色的回答。“再见了,回去过个好年吧。”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XXXX年X月X日,B市荣耀美术馆发生了一起火灾。

 

经调查,起因是有参观者违禁在馆内吸烟,并将未完全熄灭的烟头扔进了装有废纸的垃圾篓内。所幸火势不大,且发现及时,仅有两名工作人员受了轻伤。

 

但可惜的是,美术馆内一张名叫《秋木苏》的画作被彻底焚毁,专家表示已经无法修复。

 

为此,相关工作人员已被停职处理。

 

B市XXX记者报导。

 

——————

 

①花瓣占卜游戏;

 

②原梗出自《魔女之家》;

 

 

END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