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樱

懒癌晚期已停药【。
盗墓瓶受主邪瓶客瓶黑瓶;全职叶受偏周叶喻叶黄叶;
岚少my小天使;

【全职】荣耀美术馆·两个世界④

把上一篇的章节从【上】改到【①】再改到【①~③】我也真是醉了【。

没办法啊不高产又话唠,怎么可能上中下就完结嘛

我也真是太天真了【。

干脆就2000左右一章吧嗯【。

 

————————————————————

 

 

等待的时间虽然空虚无聊,但好在不算漫长。

 

没过多久,叶修就牵着黄少天走出了那家酒吧。只是除了他俩之外,又多了一个陌生人——那是个高大强壮的拳法家,绷着脸,表情很是严肃,不怒自威的脸色足以让任何小朋友退避三尺。

 

如果让同班的杜明直视着那拳法家的双眼说话,搞不好三分钟之内就会当场哭出声。

 

周泽楷想象着那番光景,然后默默移开了目光。

 

“不好意思啊,小周。让你久等了。”叶修走过来,摸摸周泽楷的头,笑着说道。

 

他从酒吧里出来后,打老远就看见了安安静静坐在原地等待的周泽楷,在和自己目光对上之后,那孩子的眼神瞬间就亮了起来。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叶修看着乖巧懂事,安分守己,任由自己顺毛的三年级小朋友,情不自禁的又捏了捏那张粉嫩精致的小脸。

“没事。”如此亲昵的动作让周泽楷微微红了脸,他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

 

即使他意识到对方刻意隐瞒了某些事,也对方才陌生人说的话耿耿于怀,他也还是希望与眼前的人更亲近。


“…………”只是黄少天有些反常,一向活泼到聒噪的孩子偏过头一语不发,还气嘟嘟的鼓着脸,似乎在闹别扭,但依然老老实实的让叶修牵着手。

“……你们,没事?”周泽楷是个细心的孩子,他很快就发现了黄少天的异常。回忆起不久前被踢出酒吧大门的臭酒鬼,他抬起脸,有些担忧的问。

“这小子被卷进了一场小纠纷,受了点伤。”拳法家皱眉,回答道。

 

“是啊,多亏了这位见义勇为的壮士。”叶修拍拍拳法家壮实的肩膀,俏皮的冲周泽楷眨眨眼。“大漠孤烟。别看他这么凶,但其实是个好人,小周你别见外哈。”

 

“别闹。”

 

“不会。”

 

拳法家和周泽楷同时开口,这一大一小不约而同的摆出了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叶修忍不住笑出了声。

 

然而,感到自己被忽视的黄少天更不开心了,他身上还疼着,怀中揣着的橙红色玫瑰也掉了两片花瓣,可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还不过来安慰自己。

 

黄少天越想越委屈,正想甩开那只握着自己的手,对方反倒先放开了他。

 

黄少天立马感到眼角一酸,刚止住没多久的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但没等它们流下,他就猝不及防的对上了叶修的目光。

 

“还在生气呢少天大大?”看着黄少天红着眼角,呆呆愣愣看着自己的样子,叶修无奈之余只觉得好笑。他轻轻点了点黄少天的鼻尖,随后伸手抹去那孩子再度流下的泪水,放柔声音问道。

说实话,叶修是个很有魅力的人,虽然大多时候他都一副懒洋洋,缺少睡眠的样子,但总能轻而易举的夺得所有人的目光。

 

使人期待得到他更多的关注与赞赏,甚至沉溺其中。


一见叶修这样,原本相当委屈的黄少天立马消了大半气,他一边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一边恨恨一跺脚,嘟着嘴抱怨道。

“当然还气!叶修都怪你都怪你!要不是你二话不说丢下我们跑路,像我这么纯洁正直活泼可爱的小朋友怎么可能会跑进未成年人止步的十八禁场所?!你看我花都被刚刚那个臭大叔弄掉几片了!叶修我不管,你必须对我负责!”

“好好好,待会就带你去【永远的恩惠】行了吧?包你满血满状态原地复活。”肯长篇大论就表示终于恢复正常了,瞧他这样,叶修只觉得好笑,他用手指轻轻戳戳黄少天气鼓鼓的脸颊,笑着调侃他。

 

“滚滚滚!什么原地复活啊我还没挂好吗?!”

“那是什么?”周泽楷也把脑袋凑了过来,加入了他们的谈话。

 

周泽楷其实并不习惯得到太多关注,所以他很少开口说话,希望能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可他却更不喜欢叶修光顾着与其他人交流,单单将自己晾在一边。

 

此时的黄少天让他产生了危机感,所以他找了个话题,迅速参与了进来。

 

“…………”黄少天瞪了周泽楷一眼,看上去不太高兴。

 

“小周问【永远的恩惠】吗?大概就是……复活点那种感觉?”叶修完全没意识到眼前这两个小鬼暗地里正互相较劲,他酝酿了一会,解释道。“大多数情况下,在荣耀世界里死去的角色,会在那里复活。”

 

“大多数情况是什么意思啊难道这里还有不能复活的人吗?”黄少天敏锐的注意到了某个前提,连忙追问。

 

“小孩子问这么多干嘛?反正和你没关系。”然而叶修手一挥,果断略过了这个问题。

 

“玫瑰,也可以?”无视了忿忿不平的黄少天,周泽楷继续问道。

 

“没错。但完全枯萎或是花瓣落光了的玫瑰就不行了。”叶修耸耸肩,“所以你们两个都注意些,可千万别有事没事瞎凑热闹哈,花瓣掉光的话就算哥是荣耀之神也救不了你。”

 

“叶修叶修你什么意思?!你是在嘲笑我吗是在嘲笑刚刚无辜路过却被臭酒鬼大叔栽赃嫁祸的可怜的我吗?”感觉自己的膝盖有点疼,黄少天立马气得跳脚。

 

“没指名道姓呢。少年你主动上前挨枪子又是几个意思啊?”叶修“呵呵”一声,拎着黄少天的后领让他转了个方向。

 

“走啦走啦,小周快点过来。大漠你要不要也来看看?”

 

拳法家刚要拒绝,就感到自己衣角被人拉了拉。

 

“我想,问你一些事。”周泽楷仰着脸看他,俊俏的小脸上满是认真。“你认识,一个拿着银伞的人吗?”

 

————————————

最后,有人肯来猜剧情吗?

我有点撒鼻息呢【。

 

评论(1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