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樱

懒癌晚期已停药【。
盗墓瓶受主邪瓶客瓶黑瓶;全职叶受偏周叶喻叶黄叶;
岚少my小天使;

【全职】荣耀美术馆·两个世界①~③

其实只写了个小尾巴,算是伪更【被打

但我突然发现要说清楚我这个脑洞,只写周黄叶篇是说不清的……于是我想来想去只好分几个篇章写了【。

而且CP变成了all叶,我最终克制不了我的本性【。但不管是哪个篇章都木有肉【。

按时间顺序的话是:

①双叶+伞修篇:被遗忘的肖像

②韩叶+吴叶篇:角落里的记忆(但这篇我还没想出个大概剧情)

③周叶+黄叶篇:两个世界

④叶秋番外(弟弟黑化):????? (剧情想好了,标题不确定)

 

 

————————————————————

※Ib恐怖美术馆paro

 

※CP:all叶,主周叶&黄叶

 

※年龄操作

 

※伞哥隐藏BOSS梅阿丽,病娇属性已确认【←喂

 

——————————————————

 

哒。哒。哒。

 

小小少年的足音在空无一人的展览馆中回荡,年仅九岁的周泽楷捧着手上的速写本,有些茫然地环顾四周。

 

他抬手看了看腕表,发现时间已经停留在了下午四点半,莫非是自己临摹时太专注,甚至错过了闭馆时间吗?

 

大厅的出入口死死锁着,就连窗户也纹丝不动。头顶的白炽灯忽明忽暗,最后“啪”的一声纷纷熄灭,明亮宽敞的大厅顿时昏暗下来。

 

原本能看见室外花坛的窗户此刻朦朦胧胧模糊一片,偶尔似乎有人影晃动。周泽楷连忙凑上前,想引起窗外人的注意,不料他刚走近,玻璃上就渗出了鲜红鲜红的粘稠液体,如同鲜血一般。

 

周泽楷一怔,连忙后退两步,飞快离开了原地。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周泽楷觉得墙上的挂画此刻看上去更加逼真了,一幅幅看下来,他们原本空洞的眼神中似乎开始有了神采,正以怜悯、讥讽,甚至恶意的目光打量着他。

 

周泽楷索性移开了目光,加快了步伐,重新回到了那张让他流连忘返的小展室内。

 

展室内其实只有一副画。

 

《一叶之秋》。

 

画中一个大约十几岁的清俊少年坐在满是金红色落叶的草地上,正斜靠在大树下安睡,他的膝间放着本未读完的画册,书页中轻轻横放着一朵饱满美丽的白色玫瑰。

 

这幅真人比例大小的画作很是逼真,仿佛下一秒画中人就会揉揉眼睛站起身来,不仅如此,它还有种独特的魅力,使路过的周泽楷在那时忘了移开视线,当即拿出速写本临摹起来。

 

但现在这副画的内容变了,画中的少年已经消失,而画中原先静止不动的金红色树叶正缓缓飘落。

 

这是怎么回事?!周泽楷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怎么样?感觉像在霍格沃茨一样吧?”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兀在身后响起,周泽楷连忙转过头。

 

原先在画中安睡的少年依然有些没精打采,他朝周泽楷挥挥手,招呼道。

 

“小周是吧?欢迎来到荣耀的世界。”

 

“…………一叶之秋?”三年级的周泽楷小朋友看看突然冒出来的人,再转头看看墙上只留下风景的挂画,好半天才吱声。

 

“叶修。”少年伸出食指,摇了摇,“……虽然你那样称呼也不算错。”

 

自称叶修的少年将双手插回裤口袋里,他眯着眼细细打量着对面的小朋友,忽然继续开口。

 

“虽然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但你最好先找到自己的玫瑰。”叶修勾勾嘴角,告诫道。“这里不是每幅画都像哥这般通情达理的。”

 

尽管有些可疑,但对方看上去似乎没有恶意。周泽楷默默跟在叶修身后,任由对方带着他穿过一段长长的画廊。

 

在来展览馆之前,周泽楷有认真做过功课。《荣耀》的世界观有点类似于大型的玄幻网游,展览馆内的图幅除了各种不同场景的风景画、怪物NPC之外,还一共有二十四个职业。

 

这个画廊内不多不少一共二十四副画,每幅画上都是一位栩栩如生的全身像,他们装扮各异,神态也不全然相同。

 

周泽楷瞪大了双眼,细细打量每一个角色,而叶修却径直走向了画廊的尽头。

 

那里什么都没有,只在墙角边稍显突兀地摆着一张小桌,桌上宝蓝色的花瓶内插着一朵美丽的深紫色玫瑰。

 

“这可是《精神的象征》啊。”叶修望着这朵美丽的玫瑰,微微叹了口气。他伸手,动作轻柔地拿起那朵玫瑰,然后躬下身,递给周泽楷。“小周你可拿好了,千万别毛手毛脚碰坏了啊。”

 

“精神的象征?”周泽楷抬起眼,等待对方下一步的解释。

 

“…………”九岁小朋友疑惑的样子太过可爱,叶修顿了顿,情不自禁伸手揉了揉对方的脑袋。“我也解释不清,总之,它和你的生命是同等重要的,可别轻易交给其他人啊。”

 

周泽楷默默接过玫瑰,深紫色的花瓣柔软而且娇嫩,正散发出幽幽的清香,即使与自己的人身安全毫无关联,他也舍不得让如此美丽的花朵受到摧残。

 

“咦?”

 

听见叶修疑惑的声音,周泽楷循声望去,却见那宝蓝色的花瓶内不知何时又多出了一朵橙红色的玫瑰。

 

“……小周,看来今天的客人不止你一位呢。”叶修感叹道,他轻轻拿起那朵突然出现的玫瑰,朝周泽楷伸出手。“走吧,去见见那位和你‘同病相怜’的小朋友。”

 

“嗯。”周泽楷的动作有些迟疑,但还是握住了对方的手。

 

叶修的手不大,甚至还有些凉,但皮肤白皙五指修长,非常漂亮。被这样的手指引着,就仿佛在黑暗中看见了温暖的灯光,使他焦虑不安的心跳总算渐渐平息下来。

 

 

黄少天是顺着其中一条隐藏的台阶进入里世界的。

 

他刚满十岁,天性活泼好动,又恰好处于好奇心最旺盛的时期。而与其他正规到刻板的展览馆不同,荣耀美术馆简直就像一个构造精美的迷宫。馆内的各个区域所占的面积并不均等,而且风格各异,是一个充满了奇思妙想的世界。

 

所以当他看见那条黑漆漆的,一直通往地下的通道时只觉得兴奋不已,迈开步子就冲了下去,完全没注意到他身后与现实世界相连的阶梯,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在虚无之中。

 

底下的气氛有点古怪。黄少天小朋友双手抱臂,搓了搓胳膊上冒出来的鸡皮疙瘩。

 

这片区域内似乎只有他一个人,而且被装饰成了荒原墓地的场景,四周阴森森的,歪七劣八的墓碑群旁零乱的堆着几个骷髅头,仿佛冷不丁就会从地下钻出一具白骨。

 

黄少天向来比较胆大,即使和同学去鬼屋探险也依然能够没心没肺地聒噪不休,但眼下的氛围实在过于逼真,他甚至可以闻到泥土、青草,以及生物腐烂的气味。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

 

“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向着法西斯蒂……”

 

仅仅围观过初中学长们军训,现今小学四年级的黄少天小朋友,扯开嗓子大声嚎了起来,完全没注意到身后无声无息冒出来的几具骨架。

 

虽然本欲袭击入侵者的它们在遭受了音波攻击后一致退开了好几步,纷纷表示这歌声太美它们承受不来。

 

“……发出万丈光芒!”

 

正当黄少天打算循环演唱第二遍的时候,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

 

“艾玛我起码有十年没听过这首歌了,现在想想…………果然还是一点也不怀念呢。”叶修牵着周泽楷的手,从一个高大的墓碑后冒了出来。他上下打量着黄少天,继续道。“……老金已经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了吗?连小学生也不放过?”

 

“…………”黄少天目瞪口呆地望着突然出现的两人,一时说不出话。

 

“……没有。”倒是周泽楷歪头想了想,认真的为校长辩护。“……现在,是冯校长。”

 

“老冯?你们家长就这么放任他辣手摧花?这不太好吧?”

 

“不是。”

 

“我去!这不是那个三年级的周泽楷吗?”黄少天终于回过神,开始大声嚷嚷起来。“另外你谁啊?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乖,别闹。”叶修朝黄少天招招手,示意他快点过来。“吵醒了埋骨之地的BOSS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身后传来骨骼活动时的脆响,黄少天回头,惊恐地发现身后已经冒出了十几副残破的骨架,正拖着兵刃朝他走来。

 

 

在离黄少天大约还有五个身位格的距离时,那些阴森森的白骨士兵纷纷停下了脚步。它们依然保持着战斗状态,残破而且空洞洞的眼眶齐齐转向了黄少天………………的身后。

 

「一叶之秋。」

 

「竟然是一叶之秋。」

 

「为什么他们会在这里?!」

 

低沉如耳语般的议论从骨骼嘎达嘎达的声响中漏出,骨架们面面相觑,似是陷入了奇妙的纠结。

 

这场面显得无比诡异,但也有些喜感——就好比一队玩家在做日常任务的途中意外遭遇了满级满血满状态的红名野图BOSS,打也不是,跑也不是,只能打着十二分的警惕远距离观摩。

 

黄少天差点笑出声,要不是他此时还身处危险地段,他大概早开始大放垃圾话吐槽这群骷髅的古怪举止了。

 

但他此时却没有动。

 

黄少天的反应速度和爆发力其实相当不错,每年夏季校运会时,操场上总能见到他活跃的表现,他甚至有绝对的自信,能在被追上之前彻底甩开它们。

 

可这里并不是他熟识的那个世界,在没摸清这个世界的规则之前,冷静,千万不可以轻举妄动。要知道恐怖片中最先便当的往往都是些不淡定的路人甲乙丙,黄少天这么告诫自己。

 

“……血枪手亚葛似乎还没被吵醒?”被称为『一叶之秋』的十五岁少年大大咧咧的扫视了一圈,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丝漫不经心的弧度。“那都散了吧,反正今儿也没打算陪你们玩。”

 

“……”周泽楷微微皱眉,似觉不妥,轻轻扯了扯身旁少年的衣角。

 

“………………”而黄少天则目瞪口呆。

 

血枪手亚葛,根据『一叶之秋』先前那句话的意思,就是埋骨之地的BOSS没跑了。但一上来直接开口指名要和BOSS玩,这仇恨拉的没问题吗?!

 

就算他周边这一波拿着真刀实枪的行尸走肉有可能只是虚有其表,是战斗力只有5的渣渣,但也不能这么开嘲讽吧?就不能想想这可能会牵连到身处敌营的人质吗?!!

 

“你还傻站着做什么?快点过来。”结果对方转头就对他使眼色招呼道,“当它们的刀剑是长眼睛的吗?”

 

我勒个去!!你敢不敢用更腥风血雨的方式吸引它们的注意力?!!

 

黄少天一边撒丫子狂奔,一边在内心疯狂地刷着屏。方才『一叶之秋』显然一眼就发现了他的难处,刻意为他创造出了一个脱身的空当,只是手法过于简单粗暴,让机会主义尚未成熟的四年级小学生有些应对不暇。

 

“!!!”

 

正当黄少天快靠近『一叶之秋』和周泽楷的时候,他突然瞄到对面两人身后的土地一动,五六具白骨苍苍的尸骸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冒了出来。

 

“小心——!!!”黄少天大惊,连忙出声提醒。

 

电光火石之间,一个身穿战甲的高大身影凭空出现,他一记落花掌轰飞那些尸骸,横起手中的黑色长矛,将三人护住。

 

“呵呵。”

 

少年挑眉,他握了握周泽楷渗出丝丝冷汗的小手,似笑非笑地直视从坟墓后绕出来的死灵生物。血枪手亚葛正冷冷的盯着这边,灰白色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想偷袭?你还早了一百年呢。”

 

血枪手亚葛偷袭未遂,却也没继续行动,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挂着一丝嘲讽笑容的少年,最终带着那群残破的骷髅士兵默默离去。

 

埋骨之地顿时恢复了死气沉沉的寂静。

 

“……既然不打算打,那一开始就不要偷袭嘛。”见这阵势雷声大雨点小,黄少天不禁松了口气,嘴里却还在碎碎念。

 

“你说的到轻巧啊黄少天小朋友,要真打起来的话敢不敢不拖后腿?”叶修挑眉,故意揉乱黄少天那一头毛茸茸的碎发。

 

“你才小朋友你全家都小朋友!能召唤战斗法师当外挂有什么了不起的有本事也教教我啊!”黄少天眼下可没心情听只比自己大四五岁的少年说教,他没好气的拍开头顶那只手,恶狠狠的瞪着一旁偏着头闷笑的学弟。“……周泽楷你竟然笑我可恶可恶可恶!”

 

“呵。”

 

“你你你……”

 

“好了都别闹哈。有话到了安全区再慢慢说。”眼看被逗的炸毛黄少天气得直跳脚,似乎想扑上来打架的样子,叶修连忙拦在他俩之间。

 

他将那朵橙红色的玫瑰递给黄少天,将“呵护玫瑰,珍爱生命”的警告再次重复了一遍,然后一手拉着一个,快速离开了这片坟场。

 

到了安全区之后,一直守护在他们身边的战斗法师就隐去了身形。

 

叶修似乎对一叶之秋的来去匆匆早已司空见惯,也不打算多做解释,直接带着两个小学生找了块无人的空地坐下。

 

“叶修叶修,这么说来,你和那个一叶之秋都是展览馆里的画作吗?但我总觉得你很像之前我见过的一个叔叔诶。”相互介绍并了解了大致情况之后,原本情绪低迷的黄少天立马兴奋起来,主动缠着叶修问这问那。

 

“……现在想搭讪已经晚了黄少天小朋友。”

 

“混蛋我可是很严肃的!”一见对方敷衍的态度,黄少天有些不开心。

 

“那个叔叔一点都不像来参观的人,一脸心事重重的,每张画都是匆匆忙忙一眼扫过,还差点把我撞倒了。正常的观众哪里会是这个样子嘛!”他一边嘟着嘴,语速飞快的继续解释,一边斜眼偷瞄叶修的反应。“叶修你是不是那叔叔初中时代的画像?他是来找你的?”

 

叶修笑而不语,只是捏了捏黄少天粉嫩嫩的脸颊,并遭受了一大波噪音的反击。

 

坐在一边安静旁听的周泽楷却皱紧了眉。

 

黄少天也许没留意宣传册上的介绍,但他却知道那小本子上写着这样一句话——【荣耀展览馆中的每一副画像,都不可能是现实中存在的人物】。

 

这只是巧合吗?

 

又或者是——

 

回想起在一叶之秋心口上怒放的白色玫瑰,周泽楷觉得胸前闷闷的,似乎有什么沉了下去。

 

 

 

“叶修怎么还不回来啊动作也太慢了点吧。还是说那家伙完全没意识到还有人在等他吗实在是太混蛋了可恶可恶可恶!!!”

 

一到安全区就被放置PLAY,黄少天很是没精打采的蹲在小木屋后,一边嘀嘀咕咕一边扯了根狗尾巴草,百般无聊的逗弄蜷缩在草垛上的一只胖乎乎的花斑猫。

 

然而这只猫似乎不打算和眼前这个愚蠢的异界人类战个痛,它懒洋洋的睁开眼打量了黄少天一会,又把头埋下去继续打呼。

 

“…………”感觉到自己又被无视了一回的黄少天动作一僵,索性扔了那根草,站起身对一旁沉默不语的低年级同校说话。

 

“呐呐周泽楷你怎么看?不觉得这样超无聊的吗?难得能穿越一回要不我们去四处转转?”

 

“…………不好。”周泽楷沉默了好一会,最后犹豫的摇摇头。

 

虽然他也对这个【荣耀的世界】十分好奇,但毕竟人生地不熟,更何况叶修在离开之前着重强调了要看好手中的玫瑰,不能乱跑,更不能离开这个安全区。

 

“不好?什么不好?你说话别说一半好吗想急死我吗到底是你不想到处逛逛还是怕叶修那家伙瞎操心啊?”见周泽楷半天只憋出两个字,黄少天顿时憋屈起来,一下打开了话匣子连珠炮似的发问。

 

“……叶修,会担心。”周泽楷皱眉,解释道。

 

“……我觉得我应该为你们语文老师点个蜡。照你这个表达能力就算憋不死他也会憋个内伤出来。”黄少天一脸严肃的拍拍周泽楷的肩膀,“你就在这里乖乖等叶修回来好了,我先到处转转再说。”

 

说完他潇洒的挥挥手,肆无忌惮的跑开了。

 

“…………”

 

被留下的周泽楷很是纠结。

 

一方面他不愿让叶修担心,所以想一直留在这里等他回来,另一方面又觉得黄少天就这么独自离开实在不妥,要是他跟上去也能及时提醒对方不要闯祸。

 

可他这么一犹豫,黄少天早已跑了没影。周泽楷只得继续乖乖坐在原地,老老实实的等着叶修回来。

 

“诶?你这孩子怎么……难道是从【外面】进来的?”

 

一个声音突兀地在头顶上响起,周泽楷一惊,连忙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形高大的陌生男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身侧,正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他。

 

 

“真是的叶修那个混蛋到底跑哪去了?让我这么活泼可爱的小孩子特意来这种‘未成年人止步’的地方找人是不是太过分了啊啊等会要是看见了什么十八禁长了针眼我可要他负责!”

 

黄少天一边腹诽,一边小心翼翼的在噪杂的酒吧内穿行。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跑远,虽然他好奇心旺盛,但他却更想知道和叶修有关的任何事。所以他终究按捺不住自己迫切的心情,甩下周泽楷跟着叶修进了安全区内最大的酒吧。

 

酒吧内吵吵闹闹,聚众赌博喝酒闹事互相调情诸如此类的事应有尽有,黄少天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绕的老远,可麻烦还是撞了上来。

 

“哈??你这小王八蛋竟敢推我?活得不耐烦了是吗?!!”一身酒臭的瘦高男人忽然一个不留神摔倒在地,他在周围众狐朋狗友的哄笑声中爬起身,为了找回面子,他不分青红皂白的揪着路过的黄少天怒骂。

 

“我才没推你!大叔你自己喝多了不要赖在别人身上好吗?!”黄少天几乎被那刺鼻的酒气熏的睁不开眼,可他毕竟年龄还小,无法挣脱成年男性的双手,只得扭过脸,奋力为自己辩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酒鬼你那德性竟然还有小孩肯叫你大叔啊?”

 

“就是就是!大叔你不要欺负小孩子好吗?”

 

“嘿呀你这小兔崽子竟敢和你爷爷顶嘴?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愈加热闹的哄笑声使瘦酒鬼恼羞成怒,他恶狠狠的把黄少天往地上一推,卷起袖子叉腰骂道。

 

瘦酒鬼力气很大,摔得黄少天浑身都疼,他瞪着气焰嚣张的瘦酒鬼,咬牙挤出几个字。

 

“臭不要脸。”

 

“你!你这兔崽子当真活得不耐烦了啊?!!”

 

那瘦酒鬼顿时涨得满脸通红,正当他气急败坏想要继续动手时,突然有人斜斜一脚把他踢出了好几米。

 

“哼,果然不要脸。”身材魁梧的拳法家双手抱臂而立,他阴沉着脸盯着瘫在地上叫苦连天的瘦酒鬼,冷哼一声。

 

“明……明明是他先撞倒我的。”瘦酒鬼疼得龇牙咧嘴,但仍不服气。

 

“哼,胡说八道。”

 

“为了挽回面子,你也是挺拼的。”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然也参合进来,哂笑道。

 

那人弯下腰,把摔倒在地的黄少天扶起。黄少天抬头看了看来人,立马一头扎进对方怀里,抱紧那人不再吭声。

 

“……不过,被【刚出生在新手村的小朋友撞倒】这种不靠谱的借口都能编出来用,你确定这不会让自己更丢人?”

 

叶修动作轻柔的揉了揉怀中小屁孩的脑袋,拍拍裤子起身,如同护卫一般守在他身后的战斗法师走上前,目光凌冽。

 

 

“…………”被陌生人这样注视,周泽楷下意识的与对方拉开了距离。他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只是暗自揣紧了玫瑰,仰起脸,有些警惕地打量着来人。

 

陌生男子和安全区内的NPC不同,但也不像是二十四种职业中的任何一种,他一身各职业混搭的装备,背着把银色的大伞,标新立异的非主流风格在安全区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你这孩子,也用不着这么怕我吧?”见周泽楷明显神经紧绷,一脸防范的盯着自己,那人无奈的摇摇头,笑道。

 

“…………”周泽楷依然抿唇不语。

 

说实话,眼前这个陌生人虽然眉清目秀,笑容温和而又亲切,但不知怎的,他总觉得那完美的笑容中混杂着一丝违和感,使他不愿亲近。

 

“……不过呢,小孩子有这么高的警惕心也好。毕竟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随意轻信任何人都不是一件好事。”陌生人轻叹一声,移开了目光,意有所指的低语。

 

“什么意思?”周泽楷眉头一皱,忍不住开口问道。

 

“当然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了,小朋友可千万要留神哦。”陌生男子冲他一笑,挥挥手。“下次见了,小朋友,希望能早点见到你的角色。”

 

“等等,你——” 

 

周泽楷还想再问,但那人“刷”的一下立刻不见了踪影。

 

而就在此时,不远处叶修和黄少天先后进入的那家酒吧突然一阵喧闹,有个贼眉鼠眼的瘦高个在嘈杂声中被扔出了酒吧,浑身上下被剥的只剩条内裤,看上去无比狼狈。

 

也不知道叶修和黄少天有没有受伤。

 

周泽楷有些担忧,但还是乖乖坐回了原地,继续等待着。

 

 

评论(19)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