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樱

决京活动,个人恶趣味,试着把荒和连连的对话裁剪拼接一下(doge


连:如此热闹的庆典,平时可不多见呢。

荒:祭典这种喧闹的事情,与我何干?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
算了,那我就答应你罢。
这就让你如此开心吗?

连:祭典吗,以前也曾经有过那样的日子……
如今能够与你一起来,我很高兴

荒:这就是凡人的祭典吗……
你们真的很喜欢热闹
为什么你总喜欢去人多的地方?
真是令人心烦

连:说到捞金鱼,我也见识过不少次呢

荒:这个……是要把金鱼捞出来吗?哼,无聊。

连:想要和我比赛看看吗?
我会全力以赴,不会故意输给你的哦

荒:让我陪你一起?
这些幼稚的把戏,我绝不会玩
你可真是烦人啊……好吧,我就捞一次
……有点意思


荒:烟花,真是短暂而可怜的事物
人类渺小的性命也是

连:烟花本只是昙花一现
但此刻和大人一同观看烟花的美景,却值得被永远铭记
将来还想和我一起看更多烟花吗?
如此,那以后漫长的岁月,也由我来陪伴你

荒:如此信誓旦旦吗?哼,愿你不要让我失望
既然这日月星辰不灭,我便勉强与你一道吧



用Charat Choco捏的荒连

(为啥和服只有女装?而且我发现我忘记改眼睛颜色了

这样组合起来有种特级刑警和家里田螺姑娘的既视感23333333




dreamself真卡

用dreamself做的连连

其实也想捏其他SSR的,然而素材太多网速太卡网页全英文,就只先捏了连连_(:з」∠)_

嗷嗷嗷嗷嗷嗷嗷连连风神之忆的皮肤超绝可爱了

奶连连真是小可爱,一米六五到一米六八的样子?

华火repo


 @忘却录音 录音太太的华火就更有老夫老妻的感觉

相处方式就有一种……相视而笑默契十足,两退休干部手牵手逛街溜宠物龙【你啥形容】的感觉


受过伤害的两人,互相扶持支撑,互相抚慰伤痛

彼此懂得对方的温柔

平淡的日常和缱绻的感情

就很赞【词穷到开始说胡话


以及我好想戳这个娃娃啊【二哈

海岸repo

加班回家就把快递拆开舔了,美滋滋

好喜欢封面和封底^q^



虽然一翻开就上了车但我怎么就觉得还是这么饥渴呢_(:з」∠)_


对呀你们天天都在嘿嘿嘿为啥我还是这么的饿呢【大哭

虽然没标记但其实已经过上了长期的新婚生活,蜜里调油,每天晚上达到生命的大和谐,然而就是迷之不坦率

最后在酒吞大爷和鹿鹿的开导下总算是打破隔阂(?)坦诚相见完成标记,真是可喜可贺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阿爸我也想要这样的式神【二哈


戳戳宝宝小脸,奶声奶气的也太可爱了嗷嗷

最后 @王各各 太太_(:з」∠)_

想看荒连哨向设定的文
连连迷之适合膝枕服务,想看连连一边给荒顺毛一边给他做精神疏导
不过可能是因为观念不一样,我觉得他们匹配指数不算高,感觉在65~85之间浮动(・_・;不过匹配指数不高也能走到一起不是很带感吗

穿越回稻香村找车夫

闪避各种空气墙

我终于!!!!成功到达了苍云血誓地图的映雪湖!!!









艾玛苍云映雪湖真心……不管白天还是夜晚风景都好看

【全职】荣耀美术馆·两个世界(11)【完结】

※Ib恐怖美术馆paro

※CP:all叶,主周叶&黄叶

※年龄操作

※伞哥隐藏BOSS梅阿丽,病娇属性【←喂

 

 

______________________

 

 

 

 

 

门的另一边只有一副几乎占据了整面墙的巨大画作,然而和馆内描绘着荣耀世界的其他作品不同的是,那上面画着的,却是荣耀美术馆内的写实场景。

 

《真实的世界》。

 

“这里没有其他路了,难道说这幅画就是出口?上面会不会藏着机关之类的东西?”

 

黄少天左看看右看看,确认这个房间内再没有其他通路后,他干脆走近那张巨大的画,轻轻戳了戳金色的画框。

 

令他意外的是,随着他的触碰,画框闪了闪,竟然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消失了,竟然消失了诶!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爬进去?”这样的发现使黄少天既开心又激动,他退后几步,一个助跑,撑着巨画的边框动作麻利的翻了进去,然后转头望向仍站在原地的周泽楷。“……你到底在那边磨蹭什么?还不快点过来。”

 

“我……”周泽楷欲言又止,他向前走了几步,却再度停住。

 

君莫笑刚才的话一直在他脑子里乱窜。

 

知道了叶修的事后,他无法就这样轻轻松松的离开这里,但同时周泽楷也很清楚,不管自己怎么做,也无法改变什么。

 

他痛恨这样软弱无能的自己。

 

“……在这里消沉有什么用?我们赶紧出去,找……找那个什么来着?对!找那个沐雨橙风!既然君莫笑说她是个好妹子,如果我们能让她想起来,她肯定就会把叶修换回来了。”

 

大概是看出了对方的心思,黄少天深吸一口气,神情严肃的劝解。其实他此时的心情也非常糟糕,但他依然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会忘记的……”

 

周泽楷摇摇头,如果出去后,关于这里的任何记忆都会被抹消的话,那他们再也无法为叶修做任何事。如果当时学校允许他们带相机的话……

 

对了!

 

周泽楷灵光一闪,从背包里翻出了速写本和铅笔,匆匆写下几个关键字。

 

“哦哦没想到周泽楷你准备的东西还挺多,都记了些什么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千万别漏了什么啊!哎呀你过来一些,我翻进来后就不能再过去了。”

 

一见对方带了纸和笔,黄少天立马兴致高涨,他拍了拍眼前无形的屏障,示意周泽楷再走过来一些,却冷不防看见了无声无息走进门的人。

 

“叶、叶修……?不、不可能!”

 

周泽楷也抬起头,直视房间内的第三个人。

 

来人确实和叶修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容,但那人眼眶内是空洞的漆黑,比起本尊留给他们的印象,那更像是凝聚成人形,并擅自借用叶修外貌的恶念。

 

“小周,你们……打算就这么丢下我,独自回去吗?”那人摆出一副失望透顶的样子,那双空洞的眼睛死死盯着周泽楷,朝他伸出手。

 

“…………”周泽楷抱着他的速写本后退几步,虽然他知道那不是叶修本人,但看见对方失望的神情,心里却仍然揪紧了。

 

“你们明明知道我想回去,为什么能这么自私的丢下我不管。”那人用一种极其悲伤的语调指责着,依然固执的朝周泽楷伸出手,一步步上前。

 

“那是假的,别听他胡说!叶修他、他才不会……”黄少天也变了脸色,他大声反驳,最后却哑口无言。

 

他很清楚自己除了主动牺牲完成【交换】之外,再没有其他方法能帮助叶修,即使叶修本人闭口不谈这些残酷的真相,一心只想带他们回去,但如果他们就这样一走了之,万一出去后忘记了叶修的所有事,或者根本找不到沐雨橙风的话……

 

“……我不会辜负他,无论如何。”

 

当那只苍白的手快要触碰到自己时,周泽楷突然掏出口袋里的美工刀,狠狠划开一道伤口。鲜红色的墨水大肆喷涌而出,飞溅在黑色的地板上。

 

“好过分!好过分!”那人痛苦的呐喊着,此时他已不能再维持着叶修的样貌,全身的皮肤纷纷龟裂开来,露出石膏般的内里。

 

“赶快上来!”黄少天大声喊道。

 

周泽楷不再犹豫,他握住黄少天的手,借力爬进了墙上的巨大画作。

 

 

黄少天看了看四周,飞快的跑上眼前的阶梯。

 

刚刚他的思维似乎出现了一阵断层,总觉得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时想不起来了。

 

“黄少天!原来你小子躲在这里瞎晃荡!臭小子,让老夫一顿好找!”一个略显沧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班主任魏琛双手叉腰,气势汹汹的瞪着他。

 

“哎?哎?魏老大你知道这不是我的错!这里这么迷宫兮兮的我实在按捺不住自己想要冒险的渴望。诶诶诶别扯别扯……好疼!真的好疼!魏老大我知道错了求放过嗷嗷嗷!”

 

黄少天被班主任揪着耳朵带走了,那支银色的打火机静静的躺在他的裤口袋里,等待着不久后被新主人发现。

 

 

《一叶之秋》。

 

周泽楷愣愣的望着眼前这幅画,画中一个穿着铠甲的高大青年背对着镜头靠在大树下他抬眼望着漫天飞舞的金红色落叶,漆黑的长矛斜倚在一旁。

 

……这个标题上,是不是出现了错别字?

 

周泽楷摇摇头,挥去心里那丝异样的感觉。他抬手看看腕表,发现差不多要到了集合的时间,他拎着自己的书包,一边翻阅自己的速写本一边往前走。

 

有人急匆匆的朝这个方向走来,周泽楷一时来不及闪避,被撞了个正着。被对方撞倒在地的周泽楷揉了揉被撞红的鼻子,这才抬起脸。

 

对方是名成年男子,他面容俊朗,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让人有些目眩。那人此时正半蹲在地,正细细端详自己的速写本。

 

周泽楷一时竟忘了起身,他呆呆的看着对方似曾相识的面容,不知不觉眼泪就滑了下来。

 

想起来了……

 

明明是那么重要的回忆,为什么……差点就忘记了呢?

 

那人终于将目光移到周泽楷的身上,见小孩子红着眼睛一脸委屈的样子,他伸出手,试着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友好,但却仍然有着说不出的沉重。

 

“……你好,我是叶秋。请问你还记不记得,是在哪里看见这幅画的?”

 

说着,他将周泽楷的速写本递过来。

 

画纸上,保持着十五岁样貌的少年依然在安详沉睡,仿佛时空静止了一般。

 

END

 

 

 

哦也我终于把它完结了!

虽然懒癌晚期+五月病导致各种拖延症但我还是完结了!

 

结局是开放式的~

但可以确定的是叶秋弟弟买下了一叶之秋那幅画,带回家收藏了

表世界的《一叶之秋》中的人是一叶,里世界的《一叶之秋》就是叶修大大呢,所以叶秋弟弟一直没找到他哥【。

不过从结局衍生下去的话其实有两个支线:

①沐沐恢复记忆,和叶修大大交换了回来

②沐沐没有恢复记忆,从此叶家有了晚上闹鬼的传说【咦】那样就从IB恐怖美术馆paro变成海猫鸣泣之时paro了

最后,直到这个坑完结,我也还是没想好之前妹子的点文要怎么写怎么办_(:з」∠)_

【全职】荣耀美术馆·两个世界⑩

※Ib恐怖美术馆paro

※CP:all叶,主周叶&黄叶

※年龄操作

※伞哥隐藏BOSS梅阿丽,病娇属性【←喂

 

——————————————————————

 

 

 

“……你见过【我】?”男子停下脚步,歪着头打量着周泽楷。

 

“没有。但是……查过一些资料。”周泽楷努力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如果他的猜测没有错,那么眼前这个人比之前想象的还要危险许多。

 

他悄悄把手伸进裤口袋里,那里放着防身用的美工刀。

 

“我就说嘛,五年前的你肯定还是个啥都不懂的小屁孩。”男子耸耸肩,他走近《最后的舞台》,在那张黑色的大床边坐下。

 

“周泽楷你和这家伙打什么哑谜呢?我跟你说我管你到底是《秋木苏》还是什么其他东西,你把我们困在这里是想干嘛?你又对叶修做了什么?!”

 

黄少天听的一头雾水,早就把学校发的宣传册当废纸扔垃圾箱里的他自然不明白《秋木苏》到底是什么画,但他本能的察觉到不对劲。

 

“这么着急可以吗?现在你们才是弱势的一方啊。”男子轻轻折下一朵白色玫瑰,而在离开藤蔓的瞬间,那美丽的花朵却立刻凋零了。“……不过我改变主意了,在撕破脸之前,先和你们聊聊吧。”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秋木苏》,在五年前毁于一场人为造成的小规模火灾,现在他们都叫【我】——《君莫笑》。”

 

“……人为?”周泽楷皱眉,他记得之前查到的报导说明了只是一场因为游客在馆内吸烟导致的意外火灾。

 

“没错。其实我也很意外呢,没想到那孩子五年之后竟然能恢复记忆。”

秋木苏,或者说君莫笑,在提及险些让他焚毁的那场人为灾祸时,竟然表现的十分淡然。他漫不经心的捻起方才飘落在他裤子上的白色花瓣,用指腹轻轻揉捏,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既像是嘲弄,又像是怜悯。

“如果他没想起来的话,不就会舒坦很多?你们看,就算他烧毁了《秋木苏》,【我】也依然能以另一种方式在荣耀的世界中存在。倒是他自己,一有空闲时间就反反复复在展览馆中四处奔波,但再也见不到他的哥哥。”

“等等等等!”听到这里,黄少天连忙插嘴。

他突然想到了之前还在现实世界中参观时,差点撞到自己的那个人——那个仿佛在寻找什么,长相和叶修极为相似的成年人。

“难道那是叶修的弟弟?那么……那么……”

“我想你猜的没错。”君莫笑抬起脸,冲他们一笑。“叶修原本属于你们那个世界,但在十年前他留在了这里。”


“原来如此……”周泽楷喃喃自语。他早就觉得与荣耀世界中的其他人物相比,叶修总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这儿的角色或惧怕,或彻底臣服于他,比起生活在这个世界的居民,叶修更像一个上位者,不仅熟知这个世界的规则,更懂得创造和利用它们。

他就像是站在了创造者的上帝角度纵观全局,对这个世界的一切了如指掌。但如果他从一开始就是以观测者的身份来游览这个世界的话,那么一切都能说通。

 

“不对!”黄少天想了想,突然开口反驳。

“虽然这个世界是很有趣,但毕竟只存在于幻想中。叶修还有家人,还有朋友,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的在这里呆上十年?我看事情才没你说的那么简单,你肯定还有事瞒着我们!”

“…………你这孩子,虽然对画展兴趣不大,但意外的却很敏锐嘛。”

君莫笑顿了顿,忽而勾起嘴角,眼神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我们生活在荣耀世界中的【人】,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真正的人类。”他顿了顿,却从另一个看上去似乎没有关联的角度回答。“……所以,如果想变成人类出去,就必须通过【交换】。”

“我们早已熟知这里的规则,甚至在荣耀大陆上已被封神。但沐橙,就是《沐雨橙风》……”君莫笑一边说着,一边偏过头示意他们朝右边空荡荡的墙壁看去。“……十分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所以当叶修他们要回去的时候,她可怜兮兮的提出请求,想和叶修交换一天。”

 

“!!!”周泽楷猛地转过脸,难以置信的瞪着对方。

“怎么能这样?!这是想翻脸不认账吗?!明明只说换一天为什么都十年了还……”黄少天立马跳了起来,忿忿不平的抱怨。

 

“沐橙虽然偶尔有些淘气,但她是个诚实的好姑娘。”君莫笑提高了音量,打断了黄少天喋喋不休的碎碎念。“如果她还记得,肯定早就换回来了。”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难道说即使是你们,出去后也不会记得在这里发生过什么事吗?”黄少天嘴上说的飞快,心下却警铃大作。

 

眼前的人明显来者不善,虽然此时此刻他正心平气和的坐在一旁与你聊天——聊的还是如此令人提心吊胆的话题——但谁知道他下一秒会不会立马翻脸杀过来?

 

叶修给他的打火机就装在口袋里,但这东西真的管用吗?即使对方的原身只是一张肖像画,但好歹有着成年男性的力量,黄少天真怀疑这玩意到底能起到几分威慑作用。

 

“所以,你想拿我们做交换。自己带着叶修出去?”然而接话的却是周泽楷,他抿着唇,漆黑的双眼死死盯着君莫笑。

 

卧槽!黄少天心里大骂。

 

都这时候了周泽楷这家伙为啥还打直球?多说说垃圾话吸引敌方注意力然后一个绕背烧了那家伙的本体不是更好吗?这下可好,彻底撕破脸的话他们两个小学生要想正面对抗一个成年男性难度起码翻一番。

 

“…………我原本是这样想的,但他不同意我这么做。”

 

沉默了良久,君莫笑轻轻叹了口气。“就算他出去后会失去这些记忆,但他迟早有天也会想起来,就像他弟弟那样。”

 

他垂下头,凝望着沉睡中的少年。

 

十年前遇到叶修时,他才觉得内心的空缺渐渐被满溢的快乐填满。为此,他私心瞒下了隐藏在【交换】背后的残酷真相,放任沐雨橙风提出了那样天真的请求。

 

他知道叶修在这十年里非常想念自己的家人,但即使如此,叶修也并没有因为沐雨橙风的“违约”怨恨过什么,反倒随遇而安的陪他在荣耀中度过了十年。用本人的话来说,都已经发展成这样了,再发牢骚也没用,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吧。

 

叶修越是宽容,他就越为自己的隐瞒感到内疚,但正因为如此,他更不愿将一切坦白。叶修是照亮他世界的唯一一缕光,无论如何,他也不能失去。

 

咔哒——

 

在《君莫笑》和《沐雨橙风》之间,又一扇黑色的门凭空出现了,君莫笑摆摆手,看也不看神经依然紧绷着的两个小毛孩。

 

“你们走吧,在我反悔之前。”

 

“记住,不管看见什么,也不要回头。”

 

 

————————

我觉得完结后不开个伞哥番外大概还是说不清自己这迷の设定了【。

忍住了没让伞哥太黑,虽然看上去也病娇的不轻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