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樱

混杂在人类社会中的妖怪

※身份成谜家里有矿的民俗学者荒 x 热爱烹调的妖怪连



「哎……」

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高中生回到自己的座位,她长叹一声,一口气将自己点的那杯奶茶喝了个精光。

「怎么了,奈奈子?突然愁眉苦脸的?」

坐在她对面的闺蜜原本正在浏览校园论坛,见好友突然情绪低落,连忙放下手机表示关心。

「小春,我失恋了。」

奈奈子努努嘴,示意闺蜜看向吧台的方向。


吧台后的青年拥有一副远胜于常人的美丽容貌,他将长长的白发束起,左耳的白玉吊坠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晃动,反射出柔和的光芒。他的腰间系着一条印有可爱白兔图案的粉色围裙,似乎还是隔壁超市特价促销的新款。

「刚刚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连桑搭话,问他是不是在准备店里的新品」

「结果他竟然回答说——‘不是哦,我在准备爱人的便当’!」

「哎!我的春天就这样离我远去了!」


类似的抱怨,小春已经听过很多次,早已见怪不怪,最佳应对方式是保持沉默,让好友将肚子里的话说完。于是她低下头,继续刷起了论坛。

「……上杉君有女朋友了,连桑已经结婚了,甚至那天偶然邂逅的大帅哥也有对象了,为什么好看的小哥哥都……」

「天哪!这不会是真的……」

「……怎么了?」

小春的脸色变得惨白,她死死的瞪着屏幕上刚刷新的消息,好半天才颤抖着回答。


「……上杉君……刚刚从教学楼顶跳了下去……自杀了……」



「……你们说的上杉君,是个什么样的人?」

荒突然停下脚步,向走廊上正在议论这件事的女生们发问。

「荒教授。」

私下议论亡者的死因还被学校聘请的讲师听见,那几名女生显得十分尴尬。但既然对方这么问,她们还是硬着头皮回答。

「上杉君是K高中的学生。」

「人长得帅,阳光开朗,成绩优异,听说家里也很有钱,K高中很多女生都喜欢他。」

「不过我们外校学生知道他,是因为他和几个朋友成立了一个乐队。乐队发行的两张唱片,还在学生中流行过一段时间。」

「大约一个月前听说他们乐队内部发生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事,甚至可能要解散,所以我们觉得……这可能是他自杀的原因。」

「我们只了解这些……荒教授?」

荒一言不发的在手机备忘录里输入这几条讯息,然后淡淡说道。

「既然你们并不了解确切情况,谨言慎行。」

荒的话语并不严厉,但女生们依然涨红了脸,低下头不敢再接触这位年轻教授的目光。

「……我们知道了。」


荒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时,一目连已经提着便当在门口等候了。

「先生,我准备了便当,一起用餐吧。」

「何必如此费神?」

「目前我能帮上忙的地方不多,但我也想为先生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一目连将便当放在荒的办公桌上,回以微笑。

「……也罢,能让你多出来走走也好。」

此时如果有学生在场,估计会颠覆内心的固有认知吧。向来不苟言笑、不怒自威的荒教授竟然也有如此温柔怜爱的表情。

「是的,我已经学会坐电车了,下次再出来就很方便了。」

一目连仰起头回答。

每当他学会一个人类社会的新奇工具时,都会毫无自觉地朝荒邀功。这样带着些孩子气的举动在荒看来,反倒觉得十分可爱。

不过,像一目连这样禁锢自己力量,努力适应人类发明的妖物是屈指可数的。

虽然在人类社会生活的妖怪都不愿引起额外的关注,但大多时候为了图方便,他们也会在人类注意不到的情况下施展自己的能力。

一目连这种情况,似乎另有隐情。

荒自是知道这其中的缘由,不过此刻他对于爱人的进步表示鼓励,并心情愉悦地享受起自己的午餐。


「先生,说来今天有件事比较让人在意。」

一目连将上午那两名顾客的情况大致,有些担忧地说。

「我无意旁听,但她们得知那个不幸的消息后,体内突然涌出了不祥的黑气……如果持续下去,大约两天后,她们也会被带下去。」

「而那股黑气与晴明先生调查的一致……所以我向他传达了这些情况。」

「安倍晴明的能力不错,有他接手处理,你无须太过担忧。」

除了宠物店店主的身份作掩护之外,安倍晴明也是个能力极为出色的阴阳师。由他接手处理此事,至少不会让K高中再出现下一个受害者。


然而,一目连依然有些沮丧。

「对不起先生,我原本能做的更好。若是在过去,我能以风神之力庇护她们,可是现在……」

他摊开手掌,那是一双白皙、纤细的手,看起来柔软无害。然而荒知道,这样一双手能卷起可怖的飓风,即使在钢筋水泥的城市丛林中也是破坏力极强的存在。

「失去了信仰之力的我,比起守护,或许更擅长的是破坏……」

「……」

虽然目前稍有好转,但爱人一直对过去的事耿耿于怀,或许还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完全平复。荒轻叹一声,握紧了那双手。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  “神明失去信仰后能力失控”的设定,有参考死印里“废弃的神社会产生「怪异」” & 深夜廻失去信仰后在午夜街道徘徊的缘天尊_(:з」∠)_



嘿嘿嘿你们这么激烈的吗

欢迎来到〈Stardust〉

 

※身份成谜家里有矿的民俗学者荒 x 热爱烹调的妖怪连

※灵感来源于xxxholic & 零濡鸦之巫女

※伪日式轻小说风格,短篇单元剧

※LO主懒癌晚期



「欢迎光临。」

挂在玄关大门上的铜铃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一目连一边熟练的擦拭着瓷杯,一边抬起头,对来客露出了礼貌的笑容。

「你、你好。我……我就来份芒果布丁吧,打包带走。」

来客是一位很普通的女初中生,大约十五岁左右,穿着学校的制服,还提着手提包。看起来是放学途中经过这里,就迷迷糊糊的走了进来,大概心里还在纳闷自己今天为何突然有兴致来尝尝这家咖啡屋的甜品。

「好的,请稍等。」

一目连对这种状况外的顾客早已见怪不怪,他从冰柜里拿出一块芒果布丁,放入包装盒里递给那位女生,然后用闲话家常一般的语气说道。

「转角口那个报刊亭新上了一批杂志,可以顺道去看看哦。」


「也没什么新杂志呀,几天前进的货,差不多都卖光了。」

那句话仿佛有魔力一般,于是女生鬼使神差的在那个报刊亭停留了一会,然而并没看见什么感兴趣的内容,难免有些扫兴。

「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报刊亭而已,为什么我——」

呯——

前方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她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约两米左右的花架砸在路中央,花架上摆放的好几个盆景都被摔的粉碎。

「幸好没砸到人。多危险呀,三楼呢。」

「那可不?要我说,就不该允许这些高层住户装这种花里胡俏的东西。」

一旁的老大爷老奶奶还在议论,然而女生却开始后怕。按照她的步行速度,如果她没在这个报刊亭停留一会,大概已经被砸死了。

这大概……只是巧合吧?


住宅区很快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偶尔有两三个中学生结伴而行,却仿佛看不见这家店一般,径直走过。店内生意惨淡,换了其他店主大概早已愁白了头,要么想方设法促销,要么及时止损关门大吉。

然而一目连却完全不在意这些。

今天的晚餐是牛扒饭,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关了火,将锅里几块牛扒摊在热气腾腾的米饭上,并洒上一层香浓的酱汁。

料理完成时,玄关的铃声也响了起来。

「我回来了。」

是荒,这栋住宅的主人。即使是一名十分低调的民俗学者,荒也偶尔会参加一些学术讨论会,顺便翻阅其他学者收集到的资料文献。

「欢迎回来,先生。您的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牛扒饭?这回不会再煎糊了吧?」

「当然不会,您尽管试试。」

难得被爱人调侃一回,一目连的耳根微微泛红。

那时他刚对烹调产生兴趣,翻着菜谱下厨时难免有些手忙脚乱,而现在他把握火候和时间的手法已经熟练了许多,自然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荒微微一笑,他随手将外套挂在一旁的衣帽架上,开始享用自己的晚餐。


「说起来,今天的讨论会如何?有值得关注的新情报吗?」

「倒也有些耐人寻味的事件,或许不久后就要忙起来了。」

荒放下报纸,顺手捋了捋一目连的额发,后者正懒懒靠在他的大腿上,翻阅着一本近代杂文随笔合集。作为一名入世不久的妖怪,一目连对人类社会的新奇事物还是比较感兴趣的。

「……你呢?会不会觉得无聊?」

「现在这样就好。」

一目连坐起身,认真的看向荒。

「我一直很感激先生,当初愿意带一个妖怪回家。而且,我也找到了能消磨时间的爱好,偶尔还能接触到一些有趣的人类……这样的生活比之前好太多了。」

荒轻叹一声,吻了吻爱人的嘴唇。

「连,在我这里,没必要太过约束。」

「您尽管放心,我心里有数。」

一目连笑了起来,凑上前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一夜无梦。


一目连醒来时,已经八点了。

身旁还残留着少许枕边人的温度,看起来荒已经起来一段时间了。昨晚折腾得比较厉害,即使是妖怪之身的一目连也不免想贪睡片刻,也亏得荒能一直保持严谨的作息时间。

一目连揉揉眼睛,起身将被褥折叠整齐收进柜橱中。隔壁町那家宠物店的老板之前预定了一批樱饼,大概下午两点来拿,也该起来干活了。

刚推开前厅的门,就看见了正在吧台忙活的荒。

此刻荒正把研磨好的咖啡粉倒入虹吸壶中,他的手法灵活而且优雅,骨节分明的手腕暴露在空气中,被阳光染成金色。随着他的动作,空气中弥漫的咖啡香变得更加浓郁,清冽的苦涩味颇有几分提神醒脑的功效,让人从慵懒的睡意中摆脱出来。 

「早安,连。」

「早安,先生。」

「……看得这么入迷,早饭都不想吃了?」

冷不丁被爱人刮了刮鼻梁,一目连这才回过神,他恋恋不舍的移开目光,走向他的那份吐司沙拉。

不管看多少次,他也依然觉得荒煮咖啡的过程令人赏心悦目。更何况,虽然他曾多次向爱人虚心求教,但总觉得自己调出来的咖啡味道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要想煮出让先生完全满意的咖啡,还需要多多努力啊。


下午两点,化作人形的小狐狸准时上门,开开心心的提走了之前预订的那一大袋樱饼,还顺便叼走了几块曲奇。

「……晴明先生,也挺不容易的。」

一目连望着小狐狸远去的背影感叹。家里有那么多嗷嗷待哺而且口味刁钻的〈小动物〉,换了家境一般的普通人类怕是承受不来。

「无须为他人担忧,晴明自有他的手段。」

「或许吧,至少他不会像当年的源式本家那样……是个体贴的主人。」

「达摩克里斯之剑带来的不仅仅是权力,晴明是个聪明人。」

荒一边说着,一边夹起一块剩余的樱饼,送入一目连的口中。这批樱饼份量有些多,除却狐狸少年带走的部分,还余下十来个。

「……多余的樱饼就放在橱柜里吧,就当作是本周新品。」


叮铃叮铃——

玄关的铃声再次响起,一目连转头看去,发现是昨天那个买走芒果布丁的女生。

「你、你好!打扰了!」

代发小视频( ̄▽ ̄)
点击就看连连小可爱在线给荒总表现扭秧歌(x

决京活动,个人恶趣味,试着把荒和连连的对话裁剪拼接一下(doge


连:如此热闹的庆典,平时可不多见呢。

荒:祭典这种喧闹的事情,与我何干?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
算了,那我就答应你罢。
这就让你如此开心吗?

连:祭典吗,以前也曾经有过那样的日子……
如今能够与你一起来,我很高兴

荒:这就是凡人的祭典吗……
你们真的很喜欢热闹
为什么你总喜欢去人多的地方?
真是令人心烦

连:说到捞金鱼,我也见识过不少次呢

荒:这个……是要把金鱼捞出来吗?哼,无聊。

连:想要和我比赛看看吗?
我会全力以赴,不会故意输给你的哦

荒:让我陪你一起?
这些幼稚的把戏,我绝不会玩
你可真是烦人啊……好吧,我就捞一次
……有点意思


荒:烟花,真是短暂而可怜的事物
人类渺小的性命也是

连:烟花本只是昙花一现
但此刻和大人一同观看烟花的美景,却值得被永远铭记
将来还想和我一起看更多烟花吗?
如此,那以后漫长的岁月,也由我来陪伴你

荒:如此信誓旦旦吗?哼,愿你不要让我失望
既然这日月星辰不灭,我便勉强与你一道吧



用Charat Choco捏的荒连

(为啥和服只有女装?而且我发现我忘记改眼睛颜色了

这样组合起来有种特级刑警和家里田螺姑娘的既视感23333333




dreamself真卡

用dreamself做的连连

其实也想捏其他SSR的,然而素材太多网速太卡网页全英文,就只先捏了连连_(:з」∠)_

嗷嗷嗷嗷嗷嗷嗷连连风神之忆的皮肤超绝可爱了

奶连连真是小可爱,一米六五到一米六八的样子?

想看荒连哨向设定的文
连连迷之适合膝枕服务,想看连连一边给荒顺毛一边给他做精神疏导
不过可能是因为观念不一样,我觉得他们匹配指数不算高,感觉在65~85之间浮动(・_・;不过匹配指数不高也能走到一起不是很带感吗

穿越回稻香村找车夫

闪避各种空气墙

我终于!!!!成功到达了苍云血誓地图的映雪湖!!!









艾玛苍云映雪湖真心……不管白天还是夜晚风景都好看